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党员活动 > 列表

奥德加德,北方王国王城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护送教皇抵达王城后,加隆骑着龙在上空盘旋了几圈,战争残忍地夺去了属于这座城市的光辉。
这座拥有近四千年历史的古都绝大区域都变成了废墟,像个身形枯槁的垂死之人。
当年迈的教皇用他那双布满皱纹的手,巍巍颤颤地把厚重的王冠戴在维格里头上后,‘万岁’声如山呼海啸般响彻大殿。
新王登基,也宣告这场‘三子夺位’之战正式结束,而另两位王位继承人则永远的消失于世人的眼线之内。
胜利同样让这位卓越的新王付出严重的代价,他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两个儿子与三分之二的军队。
但对于新国王来说,他永远不缺继承人,而军队也可以重建,重要的是,他得到了教廷和自治领封臣的支持。
重伤初愈,维格里王感觉到很困倦,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头上的王冠,准确说是从哥哥梅尔曼的尸体上直接摘下来的王冠。他依然能闻到王冠上浓重扑鼻的血腥味,干涸的血沫污浊了原本耀眼的金色,破烂得如同一块废铁。
星辰垂暮,寒冷让周围的一切染成幽蓝,盛大的庆功宴开始。
加隆离开热火朝天的宴会厅,四处寻找着弟弟卡隆的踪迹。
破城后,当其他守卫城市的士兵四处逃命,或者弃械投降时,戎卫梅尔曼王子的彩虹骑士团与攻入王宫的敌军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头顶是乌鸦不祥的嘶叫,脚下是石砖深入骨髓的冰凉,破败的街道两边随处可见流离失所的平民百姓,场面甚是凄惨。
若四周无人,加隆也许觉得自己会为眼前的所见所闻而落泪。
尽力掩藏住心中的酸楚,努力迈着步子,试图在零零散散的人堆里面找到有努曼西家徽的人。
很快,他在流民营地看到一个长袍背后绣有蓝冠山雀的男人。
只见他站在火堆边,正从布袋里拿出黑面包,分发给饥饿的难民。
通红的火光令他的双眼发亮,那双眼睛不属于一个普通人,它们过于锐利和顽强,正毫不避讳地朝加隆投射过来。
“问候您,德塞特·努曼西勋爵大人。”加隆向对方问好,并行了一个骑士礼。
“路上还顺利吗?”德塞特问道,表情温存地抱起一个小女孩,示意手下把自己的披风取来,裹在她娇弱的身体上。
“是的,很顺利。”加隆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卡隆呢?”
“他很好,只是有一个问题。”
德塞特微笑地捏了捏小女孩的鼻子,然后把她交还给她的母亲,向着街道的另一侧走去。
加隆没有多问,重新移动套着皮质长靴的双脚,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一家位于城东的酒馆前,东区是城内损坏最轻微的地方,也是王宫大臣们的住宅地所在。
尽管维格里在攻城时用了野蛮的强攻政策,但他所领导的军队纪律严明,入城后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劫掠事件,个别违纪的士兵也通过强有力的手段进行了惩罚。
所以,城内没有发生骚乱。
酒馆门前躺着两具尸体,看样子是效忠维格里王的士兵,一具被砍掉了脑袋,另一个胸中插着一柄长剑,剑柄有彩虹骑士的圣旗标志。
德塞特手下绝大多数士兵都背对着酒馆,与一队维格里王的士兵相持,气氛非常紧张。
“他们俩只是想进入喝一杯,结果被卡隆杀了。”德塞特望着地上两具僵硬的尸体,然后看向虚掩的酒馆,“他还在里面,不过你要小心,他的情绪很不稳定。”
 
 
推开虚掩的木门,黑麦酒特有的醇香刺入鼻腔,让沉浸在不安中的加隆有些微醺。
穿着深蓝色羊袄衫和单裤的卡隆靠在柜台上,大口喝着闷酒,来不及咽下的琥珀色液体打湿了他稀疏的胡渣与前襟,让他看起来越发的颓废。
“卡隆。”
加隆轻声呼唤着,双手缓慢地抬起,显露友好。
朦胧醉意之中的卡隆抬起头,瞥了眼兄长,晃了晃酒杯示意对方可以加入。
加隆深吸了一口气,靠近他。
随手抓了个空杯倒满麦酒,卡隆默不作声地塞入加隆的手中。第一次遇到卡隆主动邀请自己,加隆的手没有往日握剑时稳定,晃出的酒水打湿了鲜丽的龙骑士制服。
酒,人心的堕落之物。
叹了口气,加隆将酒杯放回柜台,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才发现自己的安慰之词只局限于女人。
“这里是我经常来的地方,曾经坐满了我在骑士团的朋友,每一张脸,每一个人的名字,我都记得···可现在就只剩下我,孤身一人。”
卡隆想起战斗的最后一刻,身中七箭的骑士团团长--波克·米德尔顿爵士就躺在自己的怀里,银白板甲映射出的冷光让他显得更加苍白,柔软黑色卷发下永远正直的双眼再不会睁开,而他的其他伙伴也在那场敌众我寡的战斗中战至最后一口气。
“如果我能够更强一些,如果我···”卡隆梗咽着,眼泪不断滑落,用颤抖的声音自责道:“我辜负了他们,没能保护我们的国王。”
“嘿,听着,卡隆。”加隆抚着他的头,安慰道:“你已经尽力了。”
“不,我没有尽力。如果我尽力的话,我就应该战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暴自弃。”卡隆望着酒杯里的酒,悲伤的低喃道:“喔,我的神,我讨厌自己。”
拿起酒杯,加隆昂起头一饮而尽,这个举动让卡隆有点意外。
“喔,该死,我真是怀念这个味道。”加隆精神振奋地甩甩头,久违的辛辣刺激着味蕾。
“龙骑士戒条里不是不允许你们喝酒的吗?”
“今天破例,为你。”
昔日里水火不容的两兄弟似乎找到了某种契机,不发一言,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将苦涩的酒倒入嘴里,麻木神经,也暂时忘却痛苦。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