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党员活动 > 列表

为之浴血奋战过的地方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目送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卡隆被抬上马车,加隆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预见到了他们今后的关系将更加的紧张。
卡隆将永远活在内疚当中,作为骑士团的唯一生还者,对他来说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耻辱。
以这种方式离开曾经为之浴血奋战过的地方,告别同伴的亡灵,依照弟弟荣誉感极强的个性,相信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但是,管它呢,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最重要的。
加隆从来不会替自己的未来担忧,从理论上讲,与龙共享生命的他拥有无限的未来,不可能什么事都做到面面俱到。
尚未退却的醉意让加隆头脑昏沉,如果现在骑龙前往另一个邻省与维森特家的千金共度春宵,肯定很惬意。
想法虽然不错,只是成为第一个因为醉酒骑龙,连人带龙摔死的可能性也很高。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随便走走,等酒醒了再说。
在救助站内,四周是一片废墟,充斥着死亡与饿殍的骇人景象。
加隆站在眼窝深陷、前来寻求救治的难民之中,疑惑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作为龙骑士,他不能介入凡人的战争,也不能用龙之魔法去拯救那么奄奄一息的人。
这很残忍,最后他决定做点实事,分发食物给那些受伤又不宜走动的伤员,为那些找寻在战争中失踪家人的人登记姓名。
伤员中有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他的腿被马蹄踩踏地血肉模糊,医生跟他的父亲说明后准备为他截肢,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
当孩子的父亲见到加隆后,抱着他的儿子,跪在法隆的面前。
“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尊贵的龙骑士,他不能没有腿!”
男人的哭诉引来了更多的人,几乎每个人都衣衫褴褛、骨瘦如柴。
在北方王国,龙骑士被誉为‘活着的神明’,拥有治愈任何伤病的能力。
人们把加隆围在中间,恪守最基本的礼仪,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寻求龙骑士能拯救自己以及家人,纷纷朝他伸出手,哭泣着。
“也救救我的妻子!”
“我的父亲受伤了,也请您救救他。”
人们的眼中闪动着泪光,把最后的希望寄托给加隆。
这种景象震撼人心,就连维持秩序的士兵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也被触动了,所谓触景伤情,纷纷抽泣流泪。
加隆握紧自己的拳头,咬着牙齿,保持着他作为龙骑士‘高高在上,不问世事’的姿态。
面对这些即将死去的人,这种如神明般凝视众生的虚伪加隆无法坚持,俯下身,轻轻地抚着男孩的头顶。
伤口感染的高烧正在吞噬他的生命,加隆能感觉到,他正在一步步迈入死亡。
看向孩子的父亲,他正朝着自己露出感激的神色,但加隆必须告诉他一个残酷的现实。
“我救不了你的孩子,先生。”
“为什么?”
“因为凡人无法承受龙之魔法在治愈过程中带来的痛苦,我会杀死你的孩子。你必须听从医生的建议进行截肢,这样才能保住你孩子的性命。”
“可是没有腿,他以后能做什么?”男人迷惘无助地说道。
“起码他还能活着。”
加隆起身,沉默地离开,而不是与他们共享悲伤时刻。
“那个,请问。”
“我不是说了吗,我无能为力!”
听到身后响起娇羞的女声,加隆猛地转身低吼,故意瞪大的眼中带着自惭形秽的眼神。
出人意料的是,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她看起来十八岁上下,外貌清秀,从她简朴、沾满血迹的白麻布裙和打扮上看,应该不是王城里的人。
意识到她被自己的咆哮声吓住了,加隆换了一副声调,带着低沉的磁性。
“抱歉,我不该这么失礼,美丽的小姐。”
毫不吝啬的赞美,说得女孩的脸蛋好似熟透了的苹果,埋着头不敢望向加隆,但加隆却一直看着她。
“其实你不用自责,因为大家都明白龙骑士肩负着更加神圣的使命。”女孩唯唯诺诺的说着,在加隆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安慰。
她似乎很了解龙骑士,这无非加深了加隆对她的好奇,“我们认识吗?”
“我叫罗姗妮,三年前我为你生过一个孩子。”
加隆顿时皱起眉头,说实话,他对眼前美丽羞涩的女孩没有半点印象,更对自己一夜风流后留下的种毫无概念。风流成性不是他的错,只是跟其他龙骑士一样,为了延续龙骑士的血统。
“我知道这样问很唐突,也很失礼。”罗姗妮的脸上染上了两团红晕,手指摩擦着袖口,紧张又充满期待的问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邀请你去我家。”
对于这个再明显不过的暗示,加隆微笑的一挑眉。
“那是我的荣幸。”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