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党员活动 > 列表

什么样的情感,才能称为‘爱情’呢?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脸上是一副孩童的轮廓,所谈论的话题却早已经超越了年龄。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室内,妇人垂下眼帘,溺爱地望着怀抱里的儿子,他柔软的金发与蓝色的眼睛都是这片土地上稀有的珍宝,肌肤上泛开浅淡的红晕,虽未被阳光描摹,面颊的边缘却像是被镀上金色的光。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要先告诉我。你理想中能够赋予爱情的对象,应该是什么样的?”
“嗯,我思考过,也幻想过,我认为对方应该是世上最美、最温柔的人,她会以睿智的宁静,聆听我的思绪。但事实上,这样的人太难找寻了。不论是在贝拉奥尔,还是这儿,大家所执着的,是力量,是杀戮,还有无休止的欲望,谁都不愿意仔细聆听彼此的心声。”
妇人惊诧地瞪大双眼,没想到自己孩子的逻辑思维已经成熟到这种地步,能看透这世上的千奇百态。
“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人的确这样。沉醉于肉体与灵魂的界线之间,数度迷惘彷徨,都是常见之事,因为我们天性如此,但我们也有好的一面,也不是人人都无可救药。”妇人肯定了儿子对人类的看法,却否定了结论。紧接着,述说着自己对于爱情的认识,“爱情是一个特有的情感纽带,能独立成长,难以控制与驾驭,一旦爱意萌发,就无法抑制,是人类最博大的一种情感。但爱情有时也会种下恶果,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
“那么我怎么才能知道,当我遇到时,她就是我要找的人呢?”
“相信我,我的孩子。当你遇到时,你自然会知道。”
“母亲,您有过爱情吗?”
“是的,我的孩子。”妇人俯下身,亲吻着儿子的额头,“我拥有过爱情,不过是曾经。”
 
 
从梦中醒来,意识仍然停留在梦境当中。
母亲的音容相貌,加隆已经多年不曾梦到,只记得她对法隆的偏爱。
是啊,无论是什么时候,自己年幼的弟弟永远都是备受宠爱的那个。
年幼时一番对爱情的迷惑与向往,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幼稚:果然孩子就是孩子,对什么事都充满好奇。
熟不知爱情与自己龙骑士的身份背道而驰,他不曾拥有,也不能拥有。
床的另一侧空荡荡的,罗姗妮离开很久了,可床上依旧散发着属于她的芬芳。
他们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正当加隆回忆着点点滴滴时,一张粉嘟嘟的可爱小脸随着环视的目光进入眼帘,只见一个三四岁大的小男孩正趴在床边,以一种审视者的目光皱着眉头打量着。
“你为什么睡在我妈妈的床上?”
小男孩一脸的天真无邪,也带了太多的疑问。
加隆窘迫地抓了抓蓬松的头发,露出一副被人捉奸在床的尴尬,但他懂得怎么去分散孩子的注意力,和怎么去取悦他们。
一打响指,烛台上的蜡烛主动点燃了。
“哇,好神奇。”男孩长大惊讶的小嘴,兴奋异常地问道:“你是巫师吗?”
“怎么?!你见过巫师吗?”
“喔,我原来住的村子里住着一个巫师,他也会你这样的戏法。”
“这不是戏法,小家伙。”加隆微笑地摸着男孩满头灿烂的金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达维德,意思是被神明庇佑的人。妈妈说,等我长大了会成为一名龙骑士。”
“那么你知道一位龙骑士要肩负什么吗?”
“知道。”达维德懵懂地点点头,“保卫国家与家园,对抗邪恶势力。”
加隆苦涩的一笑,达维德还太小,不懂龙骑士在使命和光鲜荣耀的背后的苦楚与无奈。得到天赋也就意味着要失去,龙骑士失去的是人最赖以生存的东西:爱。
金发,蓝眼,再加上皱眉时的可爱样,让加隆仿佛见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毋庸置疑,达维德是自己的骨肉。
“达维德,你怎么在这里?!”
端着早餐的罗姗妮见到加隆和儿子正在床上嬉戏打闹后惊呼起来,他们父子间的第一次不期而遇,这是她始料不及的。
“妈妈,妈妈。”
小达维德跑向自己的母亲,抓着她的裙摆,看着侧躺在床上的加隆,“他是谁?是我的父亲吗?”
罗姗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儿子,一脸茫然地望着掩嘴偷笑的加隆。
终于在妈妈的威严之下,小达维德停止了追问,低着头,闷闷不乐地走出了房间。
“你没告诉达维德,我就是他的父亲吗?”
罗姗妮含情脉脉地点点头,把手里的麦片粥递给加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
“伊琳娜是谁?”
加隆感觉到很奇怪,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昨晚你一直念着这个名字。”罗姗妮低下头,双颊通红,露出既羡慕又嫉妒的表情,“她对你来说一定很特别,才会让你念念不忘,连睡觉时都念着她的名字。”
她的确很特别,加隆在心里承认着。
或许,普里西拉的预言真的应验了,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坚强又善良的女孩,重蹈先祖诺曼·巴奇霍兹的覆辙。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