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信息公开 > 列表

糟糕,太糟糕了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可对方显然不是常人。在他快至化作道道光影时,那个“渡鸦”竟然还能徒手挡住他的双刀,甚至纹丝不动!
 
他借力跃到对方背后,转动刀刃,狠狠往他后背刺去。“呛———”刀尖撞上了硬物,突如其来的反冲力让他后退了几步。他不放弃,站稳脚后再次身形一晃,攻了上去。
 
挥,砍,顶,刺。他的每一次进攻都被对方瞬间化解,那般的轻松,仿佛是面对着一个孩子柔弱的拳打脚踢。
 
不行,不行啊。他死命寻找对方的破绽,再抓住薄弱点挥刀砍去,却撞上了一道道无形的屏障,让他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的从头到脚都似乎没有丝毫破绽,沉稳到令他双腿发虚,甚至怀疑自己能力的地步。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师傅曾对他说,速度是天下最强劲的武器。而他二十年来苦练速度,已经到达了能与师傅竞速的程度,是应龙谷百里挑一的天才。可是,这个男人......他竟然!
 
半黑半白的发色,黑色装束,加上背后一柄黑色长刀。藏在面具下的面容看不真切,只露出冷玉似的下巴和薄唇。似乎是个年轻的侠客。
 
可他的气场又不似这般。没有侠客的清高和孤傲,反而神华内敛,不露锋芒。不经意间却有极强的压迫力,恍惚时,重重压在头顶。仿佛一只象征着死亡的禽鸟在远处紧盯,让人栗栗危惧,却又不知危险藏于何处。
 
再试试看。他弹跳起来向对方挥砍,刀刃却又撞击在坚硬的金属上,摩擦出星点的火花。
 
他是用什么挡住的?泉又一击不中,迅速移开身形。
 
不动如山的男人脸上没有一滴汗,似乎自己多次的进攻对他来说形同儿戏。他在自己密集如雨点的攻击下,仍然只守不攻,似乎有意隐藏实力。
 
可这对对手来说却是彻彻底底的藐视!泉咬牙切齿,恨透了对方这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速度,速度!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也许就可以......!可他知道,自己无法更快了。实力还不够,没有快到超越一切;可就算是这样,这一战也不能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换个方法干掉他。自己的力气所剩无几,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六月泉双腿隐隐发力,猛起一跳跃向空中,停滞的一瞬间,从他的披风下飞出千百根细银针,迅疾地朝对方破空而去!密集的银针将“渡鸦”层层包裹,翻腾的气浪摧毁了地面,激起一地沙尘。
 
每一根针的尖端都涂有鳞伤草的毒素,无法致死,可以让对方昏迷一段时间。但重要的是数量,如果实力不济,被千针穿体而死......
 
使出杀手锏后的他脱力下坠,觉着四肢快要失去知觉,汗液不停地涌出,将里衫浸得湿透,黏在皮表。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观察着沙尘下的身影轮廓。千针齐攻,总应该伤到了吧……
 
尘埃渐渐散去,对方却不见踪影。
 
怎么了?是被扎在地下了吗?他疑惑地走上前,想要看个究竟。成功了?
 
不!
 
他的身躯一震,瞳孔剧烈收缩。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他猛地一回头———
 
什么也没有。没有预料中的攻击,没有意想不到的危险,背后空空如也。对方是真的不见了。
 
全场肃静。
 
不对!活见人死见尸,怎么可能轻易就消失不见?他警惕地向四周观望,试图捕捉到异常的信息。可是什么也没有,擂台上只余清淡的凉风吹起他的发丝。
 
死一般的沉寂让他心神不宁,浑身燥热得仿佛有千万只食骨虫在啃咬着,脑袋嗡嗡地鸣叫,发晕。不可能的,这样的人怎么会被他击中?就算击中了,怎么可能会死?
 
寂静如初。可是......如果我真的成功了呢?我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对了,我其实不用妄自菲薄......
 
他这么想着,突然后颈一凉。赫然是一只手,皮肤冷得瘆人。
 
他猛然一抖,冷汗直下,全身毛孔瞬间炸开,一跃开三尺———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迅速回头,始作俑者却再次藏匿。
 
经刚才那么一吓,他心里也有了防备。紧皱着眉头,静下心来感应对方的位置。
 
就在此时,一阵劲风卷袭而来,直扑他面门。他下意识地抬手格挡,却只来得及睁大双眼———映在他眼睛里的,是一团模糊的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霎时,时间在他眼中定格,万籁俱静,只余眼前的逐渐放大的黑衣人的脸,对方喷吐出的温热鼻息,微微颤动嘴角勾起一个嘲讽般的笑意,薄唇缓慢地一张一合———“失礼了”。
 
反身一踢。
 
他的胃似被狠狠绞了一下,猛一阵抽痛。然后身体腾空,整个儿轻飘飘地宛若只折翼的鸟,飘着,飘着,被硬生生摔在了糙硬的石墙上,“砰”,后背的知觉空了一瞬,周围的东西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只听见“咯啦”的声响,紧接着是撕心裂肺的疼,脑袋里的神经也一抽一抽地痛,周身火辣辣的。他没忍住,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