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信息公开 > 列表

来去自如,行走如风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多好啊。这样令人羡慕的女子。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的事,不用被当做花瓶来看待。不用遵循繁复琐碎的礼节,不用以联姻为由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不用在乎民众的感受。仿佛一个逍遥散人,来去自如,行走如风。
 
 
一朵异地的野花,颜色朴素,但香气逼人,美得纯粹。
 
 
要是能认识她就好了。向她诉说自己的愿望,即使被视作蠢家伙也行啊。索塔娜开始猜测对方的身份。她会是一个骑士之女吗,还是东方的勇猛兽人?她与“渡鸦”相识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可她不希望只停留于猜测。孤独的龙女终于有了想结交朋友的幻想。
 
 
她往四周望望,估摸着没人注意自己。便心一横,下了席位往擂台后走去。
 
 
 
“可以啊,丫头。”天狼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一声。“玩得挺开心是吧?“
 
“嘁。”纱罗吐了吐舌头,小声嘀咕,“偏心鬼。裂哥那么引人注目也不见你说什么……还不是因为打不过人家。”
 
“嗯?我没听清,你大声点儿。”
 
“我不是故意的。”君裂面无表情地插进话头,手里抽出袖口的短剑,仔细擦拭着。“……抱歉。”
另两人对视一眼。“裂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君裂没有再发话,只是停下来,望着手中的利刃出神。
 
 
“罢了。”天狼揉了揉太阳穴,“下场就是我的比赛。”
 
 
“我还有些话要说。当初提出这个建议是我的失格,随机应变是个十分不成熟的选择。现在我只觉自己反倒似个顽童,只顾玩闹,忘了本职。”他停下下来看看二人,叹了口气接下道:
 
 
“隐藏身份赢了这比赛,我们就能与目标接触。但必须小心慎行,一旦太过引人注目,迟早要露馅儿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之中的两个必须输掉之后的比赛,因为最终胜者只有一个。我们不能和自己人打起来。”
“至于最终胜者是谁……裂。”天狼定定地凝望着他。
 
 
君裂垂下眼帘,轻轻颔首,默许了这个决定。
 
 
 
 
索塔娜将自己柔顺飘逸的金色长发束成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撕开繁重的裙摆,从上面扯下一块白布作面纱蒙在眼睛下。她在铜镜前活动了胳膊,望着自己的模样,轻笑起来:
 
 
“看那,你现在不是公主了。”
 
 
她相信自己的身份不会被认出。有哪个公主会脱下美丽浮华的裙子,放弃高台上缀满了珍珠的座位,而选择在一群陌生又充满攻击性的战士们中间穿梭?
 
 
她现在只担心那个老龙王或其他哥哥们会注意到自己。
 
 
整装完毕,她闯进擂台后的等待区里。迈开双腿,不断地在人群中穿梭,不在意其他参赛者们或丑陋或美丽的样貌,也不顾及是否撞到了某个达官显贵之子,她的双眼只是在寻觅着那两个黑衣的战士。
 
 
没有,没有……
 
 
她不顾一切地快步穿行着,推开一个又一个面前的障碍,任由聒噪的叫骂声在耳边响起,也没有回头。她甚至没有去在意两个紧盯着她眼馋的的家伙。细密的汗珠从她额头上涌出,手心一片潮湿。他们在哪里?她焦急地顾盼着,眉头紧紧皱起,几乎要失去了耐心。
 
 
这时,她听见主持者嘹亮的声音:“有请‘审判者’与‘黑修罗’。”
 
 
“那么,到我了。”她身后,一个磁性而优雅的嗓音轻道。
 
 
她猛一回头,却撞进了一片炫目的赤色之中。宛若黄昏时血红的夕阳,浸润着血液,更甚过皇宫后花园中那红晶玉般的玫,整个天地都在此间消融。这是一双特别的眸子,来自传说中那个神秘又嗜血的修罗。
 
 
她觉得自己已经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了。
 
 
等到那个他戴上面具转身走向擂台,她才悠悠反应过来。
 
 
他也穿着那样的黑衣。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