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尘缘尽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梨园戏台子里正上演着《霸王别姬》,古往今来这出戏总是格外的惹人喜爱。约莫是戏中人演的入戏,看戏人更是感同身受吧。
“小姐,时候不早了。”
温婼点点头起身欲离开,岂料一眼便看到了穿着军服朝着戏台子走来的人。其实她眼光真的很不错,当初第一眼就看得出他并非池中之物,只是情能蒙蔽心蒙蔽感知,若不是又怎会落得如今的下场。
看戏的人见着来人纷纷起身点点头以示礼貌。
“走吧。”
她视若无睹般从他身侧擦肩而过。
手腕的伤疤似乎还在隐隐作痛,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做过的那些蠢事。
温婼与陆涤飞的相遇似戏剧中郎情妾意的巧遇,更是比戏本子里述说的才子佳人的故事更加温婉动人。只可惜身在戏中却不自知的由始至终也只是她一人。
那天晚上,温家上下连同丫鬟在内数十人丧生。当温婼回到家中时,鲜血淋漓的一片染红了她的世界,哥哥就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而陆涤飞的人就站在院中提着刀,刀上沾满了整个温家的血。
陆涤飞转过身来看见她,眼睛里藏满了冷淡。
“陆涤飞...”她的嗓子发出的声音干涸且枯燥。
身旁的人个个神色冷漠,她跌坐在地上望着他,屠刀悬颈她也未曾惧怕,父兄皆死她又有何惧,只是她不甘心,“你接近我就是为了你们陆家的青铜鼎。”
陆涤飞从他身边走过,未有回应也不看她一眼。
她不死心的抓住他的裤腿,沙哑着嗓子,“从你接近我开始你就在盘算着这一切。我应该察觉得到的...我与你每次见面都是那么的刻意。陆涤飞,你对我有过一丝真情么。”
他踹开她的手扬长而去。
她在雨中笑得撕心裂肺,跪在父兄的尸体旁边不停的磕头不停的认错,雨水混着眼泪已经让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泪流干了没。她拿起地上的刀笑着割破了手腕...她躺在血泊里慢慢的,看着自己流的血越来越多...
“陆涤飞。”
这是她昏迷前最后一句话。
被救起后的温婼在沈家的帮助下埋葬了温家所有人,且与沈家订下婚约。
 
夜里,温婼将头上绾发的簪子取下搁在梳妆盒里。望着镜中人,回想起今日与他的重逢,陌生且熟悉。她忘不了恨,但是恨的深处又是什么呢。
她望着梳妆盒里形形色色的簪子,她从前从不绾发,陆涤飞当初送了她一柄玉簪。从那之后,她每日都绾发,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习惯。
“阿婼。”
她回过头去看到站在门口端着茶的沈越,笑着站起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呢?”
沈越搁下茶看着她披着头发的模样,情不自禁地抚上她的头发,“我听丫鬟说了,今日你遇到陆家的人了。有点担心我就过来了,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
温婼不动声色地将头发撩到耳后,“我不会再做傻事的,你放心吧。”
手腕上的伤似乎更疼更灼热,从前的那些傻事做得太多如今看来愚蠢至极。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