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醉阴亭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春风拂面,若醉人清酒,阴府后花园中的小小亭子外立着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这少年面若冠玉,唇若丹朱,三千青丝用一根乌檀木簪绾定,虽未及冠,但身形修长,一袭青衣映得人如画般美好,让人觉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也不过如此。
  这少年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突然,一个少女从草丛中跳出,想从后面拍少年的肩,却未想到少年先一步让开,她扑了个空,少年笑吟吟地看着少女。
  少女也不羞恼,敛衽行礼,裙角未变,蓝色衣角如流水和畅,只弯唇笑道:“轩哥哥,你来了?”
  被称为轩哥哥的少年淡淡一笑:“云梨,没想到你长这么高了,今年就及笄了吧?”
  阴云梨眨眨眼:“是呀,轩哥哥到时一定要来啊,就在月底廿七日。”
  少年一遍为少女拂去肩上的草叶,一边道:“嗯,我一定会来的。”满眼宠溺。
  阴云梨嫣然一笑。不过略略十五,却已初见芳华,一双盈盈秋水星辰目,弯弯点朱樱桃口,肤若凝脂,发若檀墨,眉不画而翠,眸不动而含情。只需假以时日,定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及笄那日,几乎全洛阳城显贵人家的女眷都来观礼,她由年长的祖母行及笄礼,一只缀着翠玉的点翠步摇把她的乌发挽起,青翠的玉珠在她耳边摇曳,惊艳世人。
  指若纤葱,臂如玉藕,脖颈如骄傲美丽的水鸟。更令人关注的,是她出生时的祥兆——天降紫云,幽香绕室。
  算命天师说,此女日后必有富贵之人相伴。
  也正是这“谶语”和她的美貌、家室,让她十五岁及笄后来求娶的媒婆踏破家门槛。
  但她心中的那一人,江墨轩,她的及笄之日却没来。听侍女画屏打探到的消息说,江墨轩的叔父,爹爹的故旧,那个和蔼的江叔父,在这乱世中染病,江墨轩只得带他回家乡寻名医,无暇看她及笄。
  她暗暗垂眸,心头点霜,黯然心道:无妨,我等你,轩哥哥。
  阴云梨被祖父改为了一个新的名字,正是这名字,伴着她的美貌,名扬洛阳——阴丽华。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