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少年初成长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齐以青州为国,内有六郡七十二城,六郡之巴郡境内有山名天秀,乃是百家之小说家基业所在。
  天秀山共十二峰,外层十一峰围绕其中央的撼天峰呈螺旋之势依次耸立。
  这十二座山峰连在一起便恰好形成一座连天宫仙人都避之不及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只可惜撼天峰早已与其中五峰脱离了阵法联系,神煞大针自然也是不复重现,如今更是撤走了撼天峰独立的护山阵法,放开了通往小说家主峰的禁制。
  以奇峰为首的五峰,时而显露出绚丽多彩的阵法光芒,在这映衬之下,朴实无华的撼天峰就如一只骄傲的公鸡翘着脚站在一群华丽高贵的凤凰之中。
  虽然没有阵法护山,但撼天峰上依旧是宫殿纵横,屋舍交错,呈现出星斗罗棋之势。不知情的人从远处看去,定要赞上一声:好一个气势非凡。
  然而这非凡之势的外围房屋却是处处青苔蔓延,杂草丛生,部分房屋甚至有倒塌的趋势,而坐落于中心的宫殿也仅有两座看起来稍稍整洁一些,总之是与那金碧辉煌绝不沾边。
  其中一座宫殿名为心元殿,顾知秋正摇头晃脑的坐于殿首,口中含了一小口桃花酿,迟迟不舍得咽下去,哼哼唧唧道:“小说的三要素乃……”
  小说家家主亲自讲学,照理说应是座无虚席,然而宽敞大殿之内放置着的百十张桌椅,仅有二十三张有主人,看起来好不空荡凄凉。
  却是在这十五年里,仅存的数百弟子见小说家的没落实在已无法挽救,于是在修为难以精进的无奈之下,大多数弟子便逐渐出走,重新加入了如兵家、纵横家之类的当世鼎盛大家,或跻身七国朝堂,过上了指点江山的日子。
  至于余下的二十三人里,七人是顾知秋的亲传弟子,尽管神州已是礼乐崩坏,但忠孝仍是有很大的地位,所以这七人自然是不可能离开的。而在这七人之中,有一十岁上下的俊朗少年坐于最后一排埋头呼呼大睡,不时还挠挠头。
  另有十三名二代弟子,他们则是因为资质太差,自知没有实力让其他的百家接纳,加入七国也只能做个永无出头之日的小吏,便只好留了下来浑浑噩噩的度日,好歹运气不错时还能吸个元石,稍稍提升个修为。
  还有两人则是被叶忘拉来强行给顾知秋撑场子的厨子蒋食与年迈不堪的扫地人黄为。
  少年正好夹在东张西望,挠指甲,挖耳朵的蒋食、黄为二人之间,他嘴角时而翘起,不知不觉便流出了一桌子的口水,小指还无意识的挖着鼻孔,不知在做何美梦。
  “季安!”
  顾知秋突然猛地一声呵斥。
名唤季安的少年正是当年愿者上钩的婴儿,此时他惊得手一抖,小指狠狠的往鼻孔里戳了进去,顿时就疼得哇哇直叫唤的站了起来。
  季安自年满六岁上课听学以来,每一次不是神游太虚,便是装模作样的睁着眼睡觉,作为小说家的未来,顾知秋对此再也不能容忍,但见少年鼻上有鲜血混杂着泪珠流了下来,心中一软,严厉的语气也柔和下来:“我的小祖宗诶!快坐到前面来!”
  季安捏着鼻子,嘟囔着拿起笔墨书纸,磨磨蹭蹭的往第一排走去。
  “哼!就这模样竟然也能得家主垂青,收为亲传。”
  有二代子弟小声的嘀咕了起来,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被季安听见,不必去看,季安便知道说话之人定是那不知羞耻,热衷于与他一个小孩为难的何荡。
  顾知秋及亲传弟子们对少年的偏爱早已引起众多二代弟子的嫉妒,所以既然有人开了话头,自然又有人不岔道:“就是,每次家主授课都躲后边偷懒睡觉,平日里还不用打扫这撼天峰。”
  这抱怨的声音就算再小,也逃不过顾知秋及六位亲传弟子的耳朵,不过七人却是冷眼旁观,任由他人对季安的嬉笑嘲讽。
  “虽然咱们资质不行,但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好歹也是能感受元气了不是,这人却至今与元气无感应,完全就是个**啊!”
  “照我说,就应该逐出家门,还能省上不少元石和粮食。”
  这时,一个面相颇为憨厚的弟子闷声道:“差不多得了,都是三四十的人了,何必去讥讽一个黄口小儿。”
  季安紧捏着手中物件,忍住一笔杆子戳死何荡一干人等的冲动,既不理会冷嘲热讽的人,也不向憨厚之人表示谢意,面露微笑的目不斜视往前走去。
  待少年坐定,顾知秋随手甩出一道白芒止住了他的鼻血,而后继续讲着讲了几千上万遍的课。
旁边的二师兄牛星河瞥了眼季安桌上书纸,发现竟是画满了一个个猪头肥耳麻子脸、头大身短四肢细的画像,细细瞧着似乎有些顾知秋的样貌,牛星河连忙收回了目光,忍住心中笑意。
  这时一只纤纤玉手递了一张纸条过来,上书:“小安安,一会师姐帮你教训一番那几个****的弟子。”
  季安往左边看去,抿嘴露笑的女子是唯一的师姐轻语柔,而他则从小便是由轻语柔带大,两人最为亲近。
  这一切的冷嘲热讽都是有缘由的,自季安记事起,顾知秋便没日没夜的给他喂下各种大药,还辅以珍贵的药浴,可十年来,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纵横的天资,与顾知秋暗自期望的挽天倾之人完全挨不着边。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