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特色专业 > 列表

自此,纵身一跳,堕入凡尘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她本是魔界的舞姬,一身如火赤衫张扬不羁。
却在那个深冬断了命格,坠入轮回,沦为一介布衣。
雪,冷冷清清凄凄楚楚。在天地间肆意横行。
刚踏出魔界,便见到了倒在雪地里的男子。
虽是落魄,却难掩天生的绝代风华。
她不想多生事端,想熟视无睹地离开,却似有一种感觉令她挪不动步伐。
最终,她破例救了这个凡人。
翌日,他在她的照料下很快就苏醒了。
果不其然,他竟是国师。举手投足间一派优雅慵懒。
一年很快,他全然好转,临走时,他留下一张字条,等我。
她笑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独自喃喃,来世,哪怕六世轮回,我也等。
自此,纵身一跳,堕入凡尘。她的降临给十七岁的他带来了生活中唯一的光亮。
而他亦是她一生都想追逐的温暖。
时光荏苒,十五个春秋转瞬即逝。
她已是袅娜娉婷的少女。
而他也已过了而立之年,有了几根银丝。
邻国派遣使者前来求亲,欲求取当朝嫡公主。
那便只能是她!
他忍痛下旨将当朝娉婷公主嫁与霖过皇帝。
公主的身份看似尊贵,其实不过是平衡朝中势力与和亲的工具。
“父皇当真要将娉婷嫁与那西芒皇帝么?”
“朕心意已决,多说无益,你且退下吧。”
五日后,她凤冠霞帔于身,来向他拜别。
“娉婷,拜别父皇。”
“嗯,时辰不早了,快些上路吧。”他淡漠道。
“……”
她走到花轿边,不死心地掀起盖头,回头观望。
送行的队伍中有掩面哭泣的母后,有一袭长衫的皇兄,有许许多多的人,唯独,没有他。
她失望至极,重新盖上盖头,坐进花轿。
在她看不见的角落,他看着她坐上花轿,远去。
两年后,她随着西芒皇帝回国,再见他时,只是淡漠地行礼 称他为大翰皇帝。
他知道她还在生自己的气。
夜宴上,她抱着数月大的西芒皇子娉婷而来,西芒皇帝与她并肩而坐,他们看起来是那样的般配。
三年后,大翰铁蹄踏破西芒国门,他执剑走进宫中,一剑刺穿他的胸膛,又将利刃拔出,插进了小皇子的身子。
他对她伸出手,抹掉他脸上的泪水,脸上是温暖的笑容,他对她说:“娉婷,父皇知道你不喜欢这里,父皇来接你回家了。”
她看着他温暖的笑容,只觉得恐惧。
“不!”她崩溃的大吼,“你杀了我的夫君,杀了我的儿子!我恨你!你这个魔鬼!”
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却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冰霜,他举起剑,指向她:“娉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不再开口,起身,冲向剑刃。
大翰国第一才女娉婷公主,于西芒皇宫中自刎,享年二十岁。
西芒末年,因皇帝沉迷于后宫,荒废朝政,导致西芒亡国,娉婷皇后与宫中自刎,享年二十岁。
那日,战神琰帝,跌坐于西芒皇宫,抱着娉婷皇后的尸身,神情呆滞。
大翰国七百六十八年,琰帝二十九年,因抑郁成疾,琰帝与黄昏十分驾崩,享年四十六岁。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