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3|※PK购彩※

首页 > 特色专业 > 列表

我的宏伟计划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我和上门扉,这是第几次了?数不清了,自从我第一次旋开门扉的那一次开始,我已经在这里度过了无数日子了,我走进别人的梦境里,一起分享他们的喜怒哀乐,我蹲下依在门上,闭上了眼睛,逐渐获得身体支配权,触觉、味觉、听觉、重力感,我从现实中醒过来,我熟悉的床位,同寝室的三位室友都悄无声息的,学校新的一天开始有结束似乎都如此一般迅捷,好像也是一眨眼的功夫,让人记忆不住,好像又开始了新的一天,或者说是旧的一天,但每一天又都会闪烁出新的希望,快乐,每一点一滴的变化,又会重新促使着我们对美好未来的遐想与期盼,这就是年轻,单纯的美好。
我开始摸索着穿衣服,感受着衣服穿在身上时的摩擦,这应该是现实,我不禁回忆起那雨里哭泣的男孩,或许,现实生活里,他要比我年龄大吧。
我跳下床,拉开窗帘,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寝室,或许这就是世界的意志,我们只能暂时逃离或回避,但那那终究是梦境吧。
要像被水包裹的鱼一样吗?睁着眼睛睡觉。他们连去遨游梦境都是不允许的奢侈的事情吧?
那,梦境中的事情是不是我们最渴望的事情呢,能有梦做的人都是幸福的人吧?
正当我沉浸在对世界的思考时,背后传来一阵响动,“又偷窥对面女寝呢?”
说话的是一个胖子,名字叫周杰,正在窝在被子里穿衣服,是个表面义气兄弟,实则巨怂无比,平时不见吃多少东西,但压坏过体重计的死胖子。
介于他膘肥体壮,(我不用交手就知道打不过)我决定,忍气吞声,大气亲和,开始拿起茶缸去倒热水。
“哇!慕白,你醒着着呢?咋老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的,醒了咱说句话行不。”周杰灵敏地从床上下来收拾书包。
旁边木慕白(身高在男生中中等偏低,长相白净帅气,一直一副死鱼眼,但偏偏很受女生欢迎。),他是个悲观主义者,认为人活着就是痛苦,人类应该消失,世界迟早有一天会毁在人类手上,之类的言论,“医生说,躺着可以缓解忧郁的心情。”木慕白接着不动声色的穿衣服。
当我们三个人都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后,铃声缓缓打响,慕白已经不见了踪影,大概已经到教室了(犹记得上次我第一个冲出寝室,来饭都没吃,去教室补作业,结果到班级发现木慕白已经坐在角落里看书了),对,他走路像一阵风一样,静无声息地,而且一眨眼,可能就已经走了老远了,如果人多起,根本就找不到他的存在了。
不一会儿,周杰也穿戴整齐离开了寝室,大概又去操场上晨跑了(他一直是校运动会所有竞速类运动记录刷新者,每次都是“一不小心”又刷新了一遍校记录的样子)。
当我整好内务,我对面的床位有一个身影翻了个身。
“既然醒了就快点起床啊!”“不急,我跟阿姨打过招呼了,她不会扣我分数的。”“你这是在滥用职权知不知道啊?……这也不是你现在还赖床的理由啊!”“你咋跟个小媳妇似的一大早上叽叽歪歪的,是男人就爽朗一点,不能小家子气啊,你这样很没前途的,好好跟我学学。”……
当我吗出门时已经30分了。
苏建国,我身边拥有这个上世纪中国重名率高达百分之三十的现世纪高中青年,就是他了,当年我还是在小学的时候,因仰慕他当他的小弟,父母庆幸我能有个这样的好朋友(刚一上高中因表现出色,优秀的领导能力、凝聚力、号召力,出色的才华和健壮的身材与英俊的面貌。深受同学爱戴,老师喜欢的学生会,校管会主席。而且性格开朗,简直就是父母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同龄人中的噩梦。)。但人都是有两面的,我现在基本上是他的保姆,(啥?为啥不反抗?因为他不仅知道我小学到初中所以得喜欢的小女孩,而且当年欠他的三块四毛二的利息已经涨到我倾家荡产而且还得去卖身还可能还不清。)所以现在正在蛰伏下来,决心抓到他的小辫子。
到时候让他哭着求我,是在是太美妙了,光想一下当众指挥他给我报销我特别想吃的素毛肚就已经激动不已了。
所以现在一定不能露馅,还不能被发现我的宏伟计划。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