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3|※PK购彩※

首页 > 特色专业 > 列表

一等,便是千年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历尽沧桑世事皆变迁,唯独这庭院还留在此地,只不过里里外外都落满了灰尘,也结了不少的蜘蛛网。
两个少年身着长褂蹲在课大海棠树下双手挖着什么,其中一个少年嘴里还一直略有抱怨的念叨着。
“整日就知道饮酒,渡魂刀都要生了锈了!”
突然间,不远处的老木门被叩响,许是因为约有几百年都无人到访的缘故,吓得两人连如何躲藏都忘记了,急急忙忙站起来掸了掸土转身便跑开了。
听到有人叩门,他的眼睛亮了一下,扶着床边有些困难的站了起来,随手披了件衣裳便急急忙忙的向外走,可刚迈出房门却又退了回来,稍冷静后,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衣衫才出了门。
现下头发略长的男子很常见,但着长衫手架烟斗的人,尤其是这样打扮的年轻人着实不多了,所以来人看到他时便有些呆住了。
虽然知道不会是他,但还是没能掩饰住眼睛里的落寞,只是冲来人点了点头便向里走去。
“大……大师,我近日收了块玉,上好的成色,可是……”来人看着十分紧张,咳嗽了一下特意压低了声音,“可是我总觉着不干净,收了它之后就再没睡过安稳觉,总是能梦到一个人的脸,可就是想不起来。”
“这块玉对你而言重要吗?”他眉头微蹙,情声道。
“哎,也就是收来的,没有重不重要之说。”那人随意的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
“那忘掉也不可惜吧?”
“嗯,算是。”
他没再多说便起了身走向院子,徒手在海棠树下挖着,不一会儿便抱了一坛酒走了进来。潇洒的随手拿过一只杯子倒给来人。
“喝了吧?喝了之后一切就都解决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