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领导题词 > 列表

“我不会再婚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横挡岛。”所幸他也知道她是在对自己说话,答完停顿片刻,忽而不清不争地补充,“是我跟你第一次约会去的地方,以前讲给他听过。”

这话题有些敏感,她听了一愣,半天拿不定主意该作何反应。

她脑子是不大好使,但人也不算太迟钝。其实真正见到陶文卓以后,肖艺晞就隐隐有种感觉……她觉得陶文卓可能对她还有一点感情。不管他把情绪控制得多好,她都多少能察觉到他某些时候的情绪浮动。

哪怕只是挪开视线这一个细小的动作,肖艺晞也能判断他是在逃避、生气还是懊恼。

可她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要复婚的打算。再怎么说他还是有刻意和她保持距离的,就算是仍然有点儿感情,也很可能已经打算让它慢慢淡了。

“嗯。”想到这儿,她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低下头看看肖子卓,挪动食指轻轻拨了拨他耳际细细软软的短发。过了不到半分钟,她到底是没按捺住好奇心,抬了头透过后视镜望向陶文卓的眼睛,“我能问一下我们离婚的原因吗?”

对方也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肖铭没有告诉你?”

“他说是因为我流掉了孩子,”她回想肖铭的解释,稍稍皱起了眉头,抿抿嘴没有提到另一个原因,“我觉得挺奇怪的。”

“孩子的事是导火索。”陶文卓没有否认,视线回到挡风玻璃外的道路上,“我们之间存在很多问题,核心的大概就是我们不能相互信任。”他不着痕迹地再次透过后视镜瞥了眼她,口吻平静得像是在说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事实,“我妈是个事业型的女人,太独立,心野了管不住,在我还小的时候就丢下我和我爸,跟别的男人走了。这事对我有一定的影响。我喜欢能独立的女人,但不代表我希望我的女人很独立。”

所以这才是他想要她全职在家带孩子的原因?这难免出乎肖艺晞的预料。

见她表情有些呆愣却没有打断他,陶文卓便继续平铺直述:“你做餐饮业,就算是把茶餐厅开在大学城,也经常要接触不同的人。加上你这人除了脑子以外,身材和脸都不错,如果在我出差期间有个稍微有点脑子的人看上你,他会有不下一百种把你骗到手的办法。”

他停顿了几秒,才最后总结,“所以简单来说,我不放心,也不信你。要是你经济不能独立,就不会那么容易毫无顾忌地抛下这个家——基于这种考虑,我坚持让你不要开店,留在家里做个全职主妇,我来养你。”

这一年来陶文卓设想过无数次,要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地和肖艺晞谈谈。他想告诉她他的想法,想跟她商量各退一步,好有个机会破镜重圆。但是直到今天以前,陶文卓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番话。

面对从前那个肖艺晞,他常常会有太多的顾虑。她总是欲言又止,说不出她真正的想法,只一味地想要远离他。再怎么执着,在她这样一次次的拒绝面前,陶文卓也会退缩。他曾经就像大多数人一样,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拥有值得骄傲的资本。而只有在这么一次次受挫的时候,他才不得不承认,他其实也只是个普通人。

更何况这么些年来,他都没法改掉跟她说话口不对心的毛病。

但是在现在的肖艺晞面前,他没必要担心那么多。因为她根本就不记得他。她不仅不记得他们之间那些值得留念的事,也一并忘了那些不愉快的过去。

所以哪怕是听他说他们俩的曾经,肖艺晞也只会像听故事那样置身事外。

这样陶文卓就不会有压力。即使听上去有那么点可悲。

不过他没想到,肖艺晞也有尽可能设身处地地思考这件事。

“那万一……”她沉默着想了好一会儿,才总算出了声提出一个假设,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语气里没有任何恶意,“万一你喜欢上别人了……要跟我离婚,我该怎么办呢?”
陶文卓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类似的话,她那个时候也说过。看来就算是第二重人格,说到底也还是肖艺晞吗?

“你当时这么问了我之后,我跟你分房睡了两个晚上。”他思忖片刻,还是一勾嘴角颇为自嘲地一笑,“估计我怀疑你的时候,你也恨不得跟我分房睡。我们都觉得自己很忠诚,所以问题就在我们都不够相信对方。”

现在想想,反倒不再那么窝火。他们当初也是都一头钻进了死胡同里,才会偏执地坚守自己所谓的“底线”,忘了要变通。她脑袋不好使,想不到这点也就算了,不怪她。说到底,还是他的错更多。一碰上她的事,他就成熟不起来。脑子也跟被驴踢了似的,转不了弯。

当然,肖艺晞不知道他如今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还坐在后座仔细思索,试着给他好好说说自己的看法:“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怎么想的……因为我都不记得了。不过我想了一下,也觉得让我不工作不太好。”她退一步说,“我可以想办法多抽时间陪小卓,但是不能不工作。”

她那小心翼翼的语气真有些好笑。

陶文卓颔首,倒是没提什么意见,“我知道。”

然后再没有下文。

肖艺晞等了半分钟,确定他没有再主动说些什么的打算,便又问起另一个她关心的问题:“你之后准备再婚吗?”她问完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这问题挺微妙,赶忙解释,“我不是要复婚的意思……”

担心自己越描越黑,她蹙了眉为难地想了想,只能老实解释:“我是说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所以刚才说那些话只是单纯谈谈我的想法,希望你不要生气。”

“我知道。”陶文卓收回落在后视镜上的视线,早把她尴尬的表现收进眼底,反应却意外平静,“我不会再婚。”

不会再婚是什么意思?肖艺晞眨眨眼,仍旧不能肯定他的态度。

万幸,陶文卓也没老吊着她。

他沉吟了大约十秒,便慢条斯理地告诉她:

“但是我有意愿复婚。”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