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领导题词 > 列表

要多傻有多傻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陶文卓说不清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说出这句话的。

不过一句话的工夫,就把他之前所有的计划统统推翻。什么按兵不动、不能打草惊蛇,在肖艺晞的双重人格面前都成了笑话。他知道要治愈双重人格有多难,就算李嵩是国内唯一一个从美国进修回来、真正接触过多重人格病患的心理医师,也不能保证百分之十的治愈可能性。

而陶文卓和肖艺晞,一个三十,一个二九,都已经到了耽误不得的年纪。人这辈子顶多三个三十年,他们已经浪费了一个,不能再让另外两个三十年也留下遗憾。

既然肖艺晞记不起他,他就必须蛮横些进入她的生活。他们可以重新开始,慢慢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

陶文卓有信心,也有足够的耐心。但万事总需要一个开头,他现在就在开这个头。

当然,事情不可能一帆风顺。

比如现在,肖艺晞表情呆滞地通过后视镜看了他的眼睛好一阵,才翕张了一下嘴唇,低下头:“我要想想……”她支支吾吾,似乎在犹豫到底该不该直说,最后声音细如蚊蝇地解释,“我现在跟你还不是太熟……”

陶文卓观察着前路,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瞥她一眼,耐心等她把话说完。

“你慢慢考虑。”确认她再没有下文了,他才神色不改地告诉她,“不急。”

她没有明确拒绝就已经是万幸了。陶文卓确实想要尽快跟她复婚,但他从来都不会忘记循序渐进这个原则。反正孩子由她带着,他不愁没有理由接近她。更何况现在已经把目的挑明,以后更不需要遮遮掩掩。

他心里忽然就轻松了不少。

去横挡岛要坐快艇过江,他把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买了快艇票以后便带着肖艺晞和肖子卓去搭快艇。

这天天气不大好,阴云密布像是在酝酿一场大雨,铅块似的乌云低垂,将江面映成脏兮兮的铅色。天光从远方水天交接的罅隙里挣脱出来,很快又被铜墙铁壁似的云水挤压,只剩下一条异常发亮的线绣在漫漫水色的边缘。

江上的虎门大桥还在修建,一座座半成的桥墩刺穿厚沉的铅灰色江水,浅白的身影在周遭沉黯的主色调里显得尤为显眼。快艇在江面开得飞快,疾风卷着江水淡淡的咸腥味刮过脸庞,肖艺晞一边用随身带着的小针织衫给小朋友挡风,一边呆呆看着周围快速后退的景色,扭头瞧瞧坐在自己身边的陶文卓,久久回不过神来:“我们……是要去霍格沃茨吗?”

这个问题她当年第一次来时也问过。

陶文卓随手替她把被风刮得乱飞的头发捋到耳后,也像当年一样回答她:“这里不是英国。”

可现在到底不是从前了。肖艺晞听后没有像当初那样脸红得像充血,眨巴眨巴水灵灵的眼睛,害臊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此刻她仅仅是微张着嘴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又重新去看四周的风景。

垂下给她理头发的手,陶文卓也挪开视线,尽可能忽略心里头莫名生出的空落落的感觉。其实想想也对。当初她喜欢他,而现在对她来说,他不过是个和她关系比较微妙的陌生人。

所以反应不同,是理所当然。

“妈妈!”肖子卓被他抱在怀里,两只小手抓着把他整个小脑袋罩住的针织衫,艰难地隔着它在风中大喊起来,“霍……霍格那个,是什么?”

肖艺晞见了忍不住弯起眼笑,帮他拉了拉针织衫好让他露出小脸透气,“是魔法学校。”

风在耳边呼呼地吹,小朋友白白嫩能的小脸失去了衣服的遮挡,一时被强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只能闭着眼大声喊:“妈妈听不见!”

她便凑到他耳边喊着回他,“是魔法学校!”

小朋友被她逗得耳朵痒,咯咯笑起来,扭动小身子想要躲开。陶文卓没让他得逞,抱了他就往肖艺晞那儿送,母子两个笑作一团,完全没有受到糟糕天气的影响。

陶文卓见了也不禁勾起嘴角一笑。他审视了一眼这对母子今天的穿着:小朋友穿的是小牛仔裤和白色T恤,衣服上印着三个半圆形的西瓜,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干净;肖艺晞身上也是一件印着西瓜图案的T恤,下边则穿着牛仔热裤。他俩的衣服只有款式不同,肖艺晞的看起来更显宽松。

亏了这身清新的打扮,他们看上去真不像母子。

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有时候陶文卓仔细看看肖艺晞,也会觉得她压根就没长变过,眼角甚至都找不到一条皱纹。

他想起他大二那年头一次去她开的茶餐厅,见到的肖艺晞也跟现在的她相差无几。

那还是在他收了唐尧晨给的那打传单一个星期后,晚上九点下了最后一节课,他突然想起这回事,便顺路去了那间茶餐厅,想着刚好吃点宵夜填肚子,以免挑灯夜战准备研讨课资料的时候饥肠辘辘。

那个时候肖艺晞才开店一年,小小的店面还没有扩张,正式的厨师只有她和领一个姑娘小张,剩下的店员也只有一个收银员、两个实习厨师和三个兼职服务生。正好是星期三晚上,学生作为主要客源基本都已经吃过饭离开,陶文卓在靠门的位置坐下的时候,环顾一眼一楼,只看到三个女学生坐在不远处的一桌享用点心。

大概是因为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要关门,店里客人又少,肖艺晞早早地就放了那三个兼职的服务生回去。见有客人进来,她便亲自拿了下单本走过来替他下单:“您好,请问要吃点什么?”

厨房里没有空调,她刚从里头出来自然是满额的汗珠,加上工作了一整天,看起来狼狈又疲惫,却咧着嘴笑得又甜又高兴,两只桃花眼弯得好似亮晶晶的月牙,只可惜配着她此时的状态,瞧上去难免有些傻气。

陶文卓抬眼不动声色地打量她,记起唐尧晨说过的话,心想肖艺晞脑子果然不大好使,也难怪过得这么辛苦还能这么开心,真应了傻人有傻福这句老话。

“还有豆浆吗?”他拿着菜单问她。

肖艺晞点点头,脸上依旧带笑,“有的,菜单上的都有。”

从头到尾都没表现出认识他的样子,看来也是早就把他忘在脑后了。

陶文卓倒是不惊讶,没有主动跟她套近乎,只放下菜单点好了食物,“那就一杯豆浆,一份牛肉肠粉,一份土豆鸡蛋饼。”

“好,请稍等。”她唰唰记下他点的东西,就加快脚步去了厨房。

豆浆没过一会儿就被送上来,接着是牛肉肠粉,最后是土豆鸡蛋饼。陶文卓只等了十分钟左右,菜就上齐了。他慢条斯理地享用,稍微觉得意外:唐尧晨没说大话,这里的食物味道确实不错。豆浆浓香,跟那粉冲出来的不同,显然是现磨的;牛肉肠粉和土豆鸡蛋饼在传统的味道上又做了独家改进,多了些特色的美味。

他吃着禁不住勾起嘴角笑笑,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听到肖艺晞唱摇滚那天,心道这小姑娘确实挺能出人意料。

等他不慌不忙地吃完东西,刚想要再坐坐就结账离开的时候,忽然便听见了店门外两个醉汉大声嚷嚷的声音。错乱的脚步声渐近,店里头的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两个醉汉就已经走进茶餐厅,找到一张桌子坐下了。

“诶诶诶!小姐呢!小姐在哪里!”其中一人使劲拍着桌子,吓得一楼那桌磨磨蹭蹭吃甜品的女学生赶忙结了账离开。

肖艺晞还在厨房忙,收银员见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了下单本走过去,小心问这两个醉醺醺的男人:“请问两位想吃什么?”

“哎哟,小姐来了!”拍桌子的那人立刻笑起来,一把拉过收银员的手就开始乱摸,眯着眼睛笑得极其猥琐,出口便是龌龊的言辞,“来来来,过来给我看看——出台费是多少呀?”

意识到情况不对,收银员赶忙抽回自己的手,一张尚且年轻的脸涨得通红,面对这样的羞辱已经气得恼羞成怒:“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这里是茶餐厅,我是店员,不是小姐!”

“嘿,脾气还挺大!”没想到那个男人竟也发起火来,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不由分说地把她扯到怀里,满嘴酒气地开吼,拽得她纤细的手腕都发红,“老子今天就要定你了!说!出台费要多少!”

“你放开!放开!”收银员急了,拼命地挣扎,奈何抵不过男人的力气,只能声嘶力竭地呼救,“晞晞——晞晞——”

陶文卓没有贸然上去帮忙,首先估计了一下——这两个醉汉都是三十来岁的男人,身强力壮,虽然小脑已经被酒精刺激得快要平衡感失灵,但保不准真打起来会更加不要命。晚上这条路人少,能找到碰巧经过这里帮忙的人,可能性很小。店里剩下的似乎只有女人,再加上他一个,真来硬的也不一定打得过这两个男人。

于是陶文卓先拿出手机报了警,再准备随机应变。

结果这时候肖艺晞闻声从厨房里跑出来,手里竟然举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放开她!我已经报警了!”她急急忙忙跑上前,帮着使劲掰开男人的手,让收银员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收银员吓坏了,一抽身便钻到肖艺晞身后躲着,呼吸急促地看着两个男人,满脸的警惕。

陶文卓这才看清肖艺晞脸上的表情。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