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领导题词 > 列表

横挡岛的炮台颇有历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由于还是在工作日,来这个小岛观光的旅客并不多。肖子卓到底是个男孩子,见了炮台这类的东西便高兴得直跳,爬上爬下地要拍照:“爸爸!爸爸给我拍!”

陶文卓便用他带来的单反给小朋友拍照。

小朋友绕着炮筒摆出各种造型,最后甚至还要爬上炮筒。陶文卓只好先将单反交给肖艺晞,上前把他抱了上去。小朋友如愿了,像骑马似的坐在炮筒上,用力朝妈妈挥手,“妈妈也来!”

快三十岁的人还爬上炮筒照相,实在不太雅观。肖艺晞正犹豫着呢,就见小朋友撅起了珊瑚色的小嘴,很是委屈地喊了声:“妈妈……”

心里顿时一软,肖艺晞赶忙跑了过去。跟孩子比,面子又算什么呢?

可到了炮筒跟前,她才真是觉得有心无力。炮筒远看着不高,走近一对比才发现那高度很难爬。她手里捧着单反,正观察着炮筒思考该从哪儿爬上去,便听身旁的陶文卓冷不丁开口:“拿稳相机。”而后不等她反应,就两手扶着她的腰直接将她抱上了炮筒。

之后直到陶文卓给他们母子俩拍照的时候,肖艺晞都还没能回过神来。要不是事后陶文卓又轻轻松松将她和肖子卓挨个儿抱下来,她真以为刚才双脚腾空的感觉是错觉:身高优势也太明显了……

小朋友可不像她想得那么多,大概认为爸爸能把自己抱起来,那抱得起妈妈也是理所当然的。他蹦蹦跳跳跑在前头,时不时就要停下来摆造型拍照,自个儿玩得不亦乐乎。等到了刻着“金锁铜关”的石碑面前,小朋友又要拉着爸爸拍照。

他仰起小脑袋看看“金锁铜关”四个大字,终于还是忍不住拉拉陶文卓的裤腿:“爸爸、爸爸!”夸张地抬高两条小胳膊,肖子卓试着比出一个远远超出他身高的高度,满心期待地仰头看着陶文卓,“我想,我想高一点!”

自上而下俯视了小不点几秒,陶文卓还是蹲下了身,让孩子坐上自己的肩膀。他蹲着时还好,等慢慢站起来了,一米九三的个子与小家伙一对比,就像个巨人举起了一只小小的蓝精灵。“妈妈你看!我比爸爸还高啦!”小朋友坐在爸爸肩头,一边兴奋地尖叫一边挥舞着胳膊,兴高采烈地向妈妈那儿挥手。

肖艺晞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真怕他会一个不小心摔下来,嘴里便不住地提醒:“小心点、小心点……”

“拍吧。”陶文卓抓稳了孩子的两条小腿,站到石碑旁示意肖艺晞。不论是背孩子还是稳住孩子的重心,他都做得相当熟练,显然深谙此道。

肖艺晞却还是不放心,只得拿好单反想尽快给他们父子两个拍完照,好让肖子卓从那么高的地方下来。她举着相机把镜头对准他们,还没按下快门就放下相机跑远了一些,再举起相机对焦。结果这回她又没摁下快门,再一次反身跑得更远,举了相机看看,才总算给父子俩打了个手势:“好了,茄子——”

拍完后她跑回去把相机还给陶文卓,见他狐疑地接过来问她,“干嘛跑那么远?”

“你太高了……”站得太近的话,都会拍不到小卓。

陶文卓意味深长地瞧她一眼,沉吟了一会儿才说:“你可以拍半身。”

稍稍一愣,肖艺晞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立马红了脸。

肖子卓还坐在陶文卓肩头,咯咯笑着将两只大眼睛弯成了小月牙:“妈妈好笨~”他小心地弯腰,一手抱着爸爸的脑袋,一手伸出去有样学样地摸摸她的脑袋,“下次……下次就会了!妈妈不哭!”

刚还只是有些窘迫,这会儿被孩子安慰了,肖艺晞是真有了要哭的冲动。

参观了炮台,他们又买票去岛上的爬行动物园逛了一圈。玻璃柜里种类不同的蛇都懒洋洋地攀在它们栖息的树枝上,就连最大的那条黄金蟒也只是懒洋洋地圈着树枝,游客敲敲玻璃它才慢条斯理抬抬脑袋吐一下蛇信子。小朋友想凑近去看,肖艺晞见了赶紧把他拉回来,生怕这条大蟒蛇突然扑过来吓坏他。

另一个小展区连通着这个室内展区与室外展区,顶头没有等,游客只能借着外头透进来天光打量木栅栏后边的动物。肖子卓趴在木栅栏边,歪着脑袋看了许久,忍不住指指不远处那一团团缩成小黑球的东西,好奇地问:“妈妈那是什么?”

肖艺晞也在观察它们,一时间答不上来。那些球比皮球还大一些,缩在光线昏暗的角落里,如果不是有木栅栏围着,甚至很难判断它们是不是动物。

还是陶文卓先看出来,出声解答了小朋友的问题:“刺猬。”

刺猬?这下肖艺晞也好奇起来,“它们怎么不动?”

“在睡觉。”陶文卓托住肖子卓的胳肢窝,以防他从栅栏上摔下来。

“刺猬好懒,”小朋友的视线还没从那些刺猬球身上挪开,已经嘟了嘴开始嫌弃,“我都睡醒了……”

接下来他们看到的爬行动物都非常慵懒。尤其是那只趴在水边的鳄鱼,大张着嘴巴一动不动,简直要让围观的游客怀疑它是雕像。

比起它们,跑马场上的马倒是活泼。它们才刚开始小跑呢,那颠簸的劲儿就把肖艺晞惊得差点摔下马背。她瘦了这么一次惊就不敢再骑,坐到一旁看着陶文卓带肖子卓骑马。他的动作很是娴熟,带着孩子却没有炫技,只带孩子骑在马背上不紧不慢地在跑马场来回了几次,过完瘾便下了马。

肖艺晞看得出来陶文卓这是以孩子的安全为重,又想起他那句“但是我有意愿复婚”,心里头渐渐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们玩到晚上七点才在岛上的中西餐厅吃了晚餐,坐快艇离开。

回到陶文卓的车边时,小朋友拉着肖艺晞的手,已经困倦得打起了哈欠,揉揉眼睛问她:“妈妈,我们去哪里?”

她揉揉他细软的头发,自己多少也感到有些疲困,“天黑了,要回家休息啦。”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