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领导题词 > 列表

选择分开——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那大黄呢?”小朋友眨眨眼,还没忘了他的抱抱熊。

“先去我那里拿。”不等肖艺晞回答,陶文卓就打开驾驶座那边的车门,率先开口做好了安排,“然后我再送你们回去。”“耶!”孩子听了便精神起来,欢呼一声,回身给肖艺晞的大腿来了个熊抱,两条不安分的小腿一个劲地跳:“妈妈我们去接大黄回家~”

小朋友这么开心,肖艺晞便也不好多说些什么,没有表达异议。

路上有四十来分钟的车程,小朋友明明已经很累,却不打算小睡一会儿,说是要第一个见到大黄。“妈妈,把大黄接回家,大黄要睡在哪里?”他转动小脑袋瓜计划着把大黄贷回家以后的事,将那点儿困意扫到了脑后,“我可不可以跟大黄一起睡?”

摇摇头,肖艺晞没轻易答应他,“你的床太小了。”

不能跟小伙伴一起睡,小朋友当然是有些失望的。他垂下小脑袋仔细想了想,再抬起头看向妈妈的眼睛,提出第二种方案:“那妈妈跟大黄一起睡好不好?”他伸手去捏肖艺晞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大黄一个人睡,会怕怕。”

她的床是双人床,多只抱抱熊也不碍事。因此肖艺晞考虑了一下,便弯了眼笑笑:“好,妈妈跟大黄一起睡。”

小朋友一听,脸上的阴霾立刻被扫去,眉开眼笑地用力亲了亲她的脸颊,“谢谢妈妈!”

孩子的情绪总是能传染给大人,肖艺晞见肖子卓开心,自己也跟着高兴,眉眼儿都弯弯,低下头拿自己的前额蹭了蹭他的额头。无意间瞥到后视镜里陶文卓的眼睛,她才发现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一路上陶文卓都保持沉默,没有开口说半句话。

察觉到他心情不大好,肖艺晞也将笑容收敛了几分。她记得中午有一段时间,他看起来也像现在这样心情不好。是什么原因呢?

她心不在焉地思考了一路,抵达目的地时要不是肖子卓叫她,都还回不过神。

陶文卓住的小复式楼自带一间车库,他没有把车开进车库里,只暂时停在楼下,带了他们进屋。小朋友对这个曾经的家还很熟悉,等陶文卓开了门就小猫似的灵活地钻进屋子,在玄关换鞋。他埋头在鞋柜边找呀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的小拖鞋,迷茫地抓抓小脑袋,而后才想起来小拖鞋在他和妈妈的家里,于是只好取了一双不合脚的大拖鞋趿上。

“大黄在大卧室。”陶文卓最后一个进来,瞥见小朋友已经换好了鞋,就自觉把抱抱熊的所在告诉了他。

小朋友马上趿着大拖鞋啪嗒啪嗒跑向大卧室。

这时候肖艺晞也换上了拖鞋,站在玄关环顾了一眼一楼的摆设。屋子非常宽敞,墙壁的粉刷是常见的白色,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一台茶几、一台电视和沙发尽头的一个小圆桌。电话座机摆在小圆桌上,算是客厅里唯一的小部头物件。

客厅一头有两级小台阶连通着餐厅和厨房,陈设也相当单调。餐桌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儿油渍,就像从来没有人坐在这儿吃过饭。

“你不经常住这里吗?”肖艺晞看看这间单调得过分的屋子,忍不住问道,“屋子里东西好少……”

在她的印象中,“家”总是很充实的。不管是她父母的家还是她哥哥嫂子的家,都会备着各种生活中可能需要的家用。因此她买了自己的房子以后,也很快将屋子充实起来。它不如陶文卓这套复式楼宽敞,看上去却比这儿温馨得多,每一个角落都有在这里找不到的“生气”。

难道陶文卓的工作真的忙到他不常住在家里?

“不出差的时候都住这里。”他的回答口吻轻描淡写,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的浮动,就好像在陈述某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事实,“原先东西多。你们搬出去以后就没剩什么了。一个人住也没什么讲究,所以没花时间再添置东西。”

他说着便同她擦身而过,侧过身随手指了指客厅的沙发,面上神色平静,“你先坐,我去一趟洗手间。”

小幅度地颔首,肖艺晞在客厅的沙发边坐下,继续四下里看看,直到听到他合上洗手间大门的动静,才稍稍放松了紧绷的肩膀。陶文卓白天说过的话还在她脑海中盘旋,她神经变得异常敏感,下意识地就觉得他现在每一句话都暗含深意。

再瞅瞅这间屋子,她发觉自己没有什么冲动上楼瞧瞧。

这是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但她再怎么说都已经没了那些记忆,没法对这儿产生什么怀念的感觉。

就像明知道陶文卓是自己的前夫,她现在也没法对他这个“陌生人”生出多少特别的感情。他们之间毕竟不像她和肖子卓有血缘联系,一旦失去了过去的记忆,他对她来说就仅仅是个陌生人。

或许爱情就是这么脆弱,有时候只要缺少了某样东西,它便可以就此不复存在。

“妈妈!大黄!”小朋友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传来,她抬头就见肖子卓艰难地抱着比他还高的抱抱熊朝她跑过来,一点儿没发现它可怜的小脚已经在地板上拖了一路。他气喘吁吁地停在肖艺晞面前,小心地把大黄送到她怀里,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妈妈你也抱抱大黄。”

肖艺晞配合地接住这只毛茸茸的抱抱熊,笑眯眯地蹭了蹭它的鼻子。小朋友站在一边,轻轻抚摸它的大脑袋:“大黄乖……”

这样宝贝的模样,莫名就让肖艺晞想起他中午悄悄问过她的那个问题。

“小卓,”她小声叫他,挥挥手示意他靠近一些,凑近他的小耳朵问他,“我们把大黄带走,爸爸会不会生气?”

她原本只是猜猜,倒没想到肖子卓听完竟真的皱起了小眉头,撅起嘴很是为难。他仔细想了一会儿,还是选择诚实地告诉妈妈:“上次妈妈说,我们走了,爸爸就只有一个人在家里。所以……所以妈妈要我把大黄留下来,陪爸爸。”他小心翼翼地瞅瞅肖艺晞的眼睛,认真收了收小下巴,“爸爸也说,有大黄在,爸爸就不会不高兴了。”

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肖艺晞不禁愣住。

原来是她自己要小卓把大黄留下来的?就为了不让陶文卓太孤单?

她脑袋里便有些乱。

之所以跟陶文卓说她要再想想,是因为肖艺晞还没有恢复那些与他相关的记忆。她不知道当初选择和他在一起、继而又选择跟他分开的自己,究竟是怎么考虑的。她也不确定那个自己对陶文卓有什么样的感情。

如果……如果即使到了不得不分开的时候,她其实也还爱着他……

如果即使还爱着他,也不得不选择分开——

那……到底该不该重新开始?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