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领导题词 > 列表

小流氓,回去穿衣服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捧了冷水洗了把脸,陶文卓两手撑着盥洗台边缘,稍稍吁了口气。

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经过主卧室,他站在门口看了看,没找到肖子卓的身影。再瞅瞅窗台,发现原先摆在那儿的抱抱熊也没了踪影,他便知道是儿子把它抱走了。盯着铺得平整的床瞧了一会儿,陶文卓难免要自嘲。他以为自己迈出了一步,情况就会有所好转。却没想到肖艺晞退后的是一大步,用他的几十步都没法弥补。

一年前和她离婚,他知道就算暂时分开,感情也还在。就好像当初他们母子搬走的时候,至少还留了大黄给他。

可现在,终于是连大黄都要被带走了。

收回落在主卧的视线,陶文卓迈开脚步回客厅。

送肖艺晞和肖子卓回家的途中,陶文卓几乎一直是一言不发。小朋友跟妈妈偎在一起,怀里还抱着抱抱熊的胳膊,没一会儿就累得酣睡过去。肖艺晞搂着他,稍微侧脸看着窗外的街景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难得沉默了一路。

等到抵达社区内她住处的楼下,她才轻轻摸了摸肖子卓的小脑袋:“小卓,小卓?到家啦。”

陶文卓在后视镜里看到小朋友揉了揉眼睛醒过来,困倦地打了个呵欠。

他没有送他们母子上楼。肖艺晞先下了车,帮着肖子卓把大黄抱出来,再拉他下车以防他摔倒。她来到车窗边,一手抱着抱抱熊,一手牵着肖子卓,微微低头看看车里的陶文卓,“晚上开车注意安全。”

小朋友也拿他肉嘟嘟的小手揉揉眼角,再冲爸爸挥挥手:“爸爸再见。”

这场面和一年前他们搬走那天告别的模样颇为相似。

目送他们上楼,陶文卓没有即刻离开。肖艺晞住在五楼,从车窗可以看到楼道里的感声灯一层层陆续亮起来,应该是感应到他们母子的脚步声,替他们照亮了前路。小朋友懵懵懂懂无忧无虑,肖艺晞忘了一切自然轻松,母子两个前路光明倒是正常。

不像陶文卓。

他坐在车里,始终不想回去。自从他们母子搬出去,那栋复式楼对陶文卓来说就再也算不上“家”。所以提不起劲再好好打点,也不会有冲动想要今早回到那里。甚至有时候,一想到就会感到心烦。

人的归属感毕竟不是与生俱来的。他需要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在这点上,他和肖艺晞一样,也是和绝对大多数人一样。

手扶着方向盘,陶文卓挪回视线,还是准备先离开。

楼道里却忽然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很匆忙,带动一层又一层刚熄灭的灯,毫无征兆地照亮了一楼的楼梯口。

他条件反射地转头看过去,就见肖艺晞抱着那只比她矮二十厘米的抱抱熊,匆匆从楼梯口跑出来,还差点儿摔倒。她伸出一只手扶住一早被摇下来的车窗,气喘吁吁地在车边刹住脚步。“你今晚要不要先住这里?”她嘴里还喘着气,急忙低下脑袋问他,“房子不大,我带小卓睡主卧,你可以在小卓的房间睡……”

胸腔里都要没了气,她才终于停下来理顺呼吸,似乎感到底气有点儿不足,便泄了气似的颇有些可怜地看看他:“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已经从惊讶的情绪中抽离,陶文卓看着她,没有立刻给她答复。

天知道她刚才出现的那一瞬间,他有多害怕。那感觉就像回到了六年前,他在芝加哥的街头看到她的那晚。他怕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他饿得晕头转向之后产生的错觉。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喜欢在他最意想不到的时刻出现。不需要电影里飞奔而至的情节,也不需要任何浪漫深情的语言。

大概有的人本身就是一种带着希望的光,可以一头撞进某些人心中那间灰扑扑的房子里,照亮最灰暗的一角。

陶文卓顿时觉得有些想笑,又说不出笑的理由。

“你先上去吧。”他终于出了声。

肖艺晞没明白他的意思,以为他这是要走,明显地一愣,表现得有点儿措手不及。

见了她这种反应,陶文卓总算是有了笑一笑的借口。他借机揉一把她的头发,飞快地扯了扯嘴角不叫她看见:“我去前面的小超市买换洗的衣服。”末了他再光明正大地笑笑,给了她另一个选择,“要不你帮我买,我跟阿卓先上去?”

她又是一愣,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以后,才把脑袋摇得像只拨浪鼓。

而后像是担心他真让自己去买,肖艺晞赶忙就回身跑向楼梯口了。可她没跑出两步又停下脚步,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问他:“你知道是在几零几吗?”

陶文卓也没有不耐烦,“知道。”

等他买完东西来到她家,她已经帮肖子卓洗完了澡,正在给他扑痱子粉。

“爸爸!”小朋友见是爸爸来了,便光着身子从沙发上跳下来,一溜烟跑到他跟前,张开两条小胳膊给他的大长腿来了个熊抱,一身的痱子粉都扑到了陶文卓的裤腿上。陶文卓把他抱起来,“小流氓,回去穿衣服。”

已经很久没有晚上和爸爸住在一起,小朋友当然是异常高兴的。趁着肖艺晞去洗澡,他拉着陶文卓到他的小房间,向爸爸展示自己最近的“大作”。认真地一张张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画和描得歪歪扭扭的字,陶文卓摸了他的脑袋正儿八经地给了表扬,然后又顺带考他音标。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