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首页 > 领导题词 > 列表

夜景,只字不语

2018-11-24 10:11 稿源:
撤稿纠错
他思绪还乱着,肖铭在电话那头却不给他好好思考的机会。“陶文卓,”他叫他,“晞晞没有安全感,她不可能完全依赖你。所以我当初才不看好你们俩。”话已至此,肖铭便顺道将部分实话托出,语调还和往常一样不紧不慢,“说老实话,我觉得晞晞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谈恋爱结婚。她可以有一份工作,交几个朋友。也可以跟我和乔楚住一起。等爸妈都不在了,我会照顾她。”


这些“大实话”太过刺耳,倒是把陶文卓钻进记忆深处寻找线索的思绪拉了回来。


“难得听你说这么不切实际的话。”他扯了扯嘴角冷笑,一点也不留情面地给他刺激回去,“不要忘了你和你老婆都是刑警,工作忙就算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没办法保障,养女儿已经很困难,还想照顾晞晞?”


肖铭再次轻笑起来,陶文卓听了甚至都能想象出他此刻笑眯眯的表情。肖铭跟肖艺晞一样爱笑,但和肖艺晞不同,他的笑脸里时不时会藏着把刀,带着股浑然天成的杀气,总要捅人几下才肯罢休。当年陶文卓刚和肖艺晞在一起的时候,每回看见肖铭对自己笑,都会警惕地以为他要上来揍他。


当然,此时隔着电话,肖铭是不可能动手的。他只会动嘴:“是啊,不然怎么会退而求其次,放任晞晞跟你交往跟你结婚,最后又离婚?”


将手拢进裤兜里,陶文卓已经彻底冷静下来,没准备再跟他废话,“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浪费时间。”


所幸肖铭也不介意他这种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态度,又颇为轻松地笑了笑,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陶文卓,我家里各个都是明白人,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们都知道。没阻止,是因为你人品总体来说不错,客观来说对晞晞也很好。另外,离婚这种事,说白了不论是什么情况,双方都会有过错。我护着我妹,但不代表我这人心里没谱。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我不会管。”


他俨然是一副家长的口吻,不绕着弯说话,却也不像长辈那样语重心长,“不过我建议你不要把什么事都想得那么理所当然。你以前是怎么看晞晞的?觉得她特傻特可爱,好像就是因为太傻了所以根本没什么烦恼对不对?她平时跟你聊的也都是开心事吧?但那就代表她每天都过得很如意吗?”


陶文卓低垂着眼睑远眺窗外的夜景,只字不语。


从前他是怎么看肖艺晞的?肖铭的话有多少准确性,陶文卓自己清楚。在真正意识到肖艺晞也缺乏安全感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挽留她。相处了近十年才认识到她这一点,也只能怪他自己。


肖铭大抵也是知道他明白这些,才敢会话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晞晞脑子是发育慢了点,但再小的孩子对某些伤害都会记忆深刻,等他们长到能明白那是种伤害的年纪,这些伤害就会跟着他们一辈子。她反应慢,不懂,但不代表她懂了之后就不会难受。我跟她一起长大,她有什么连爸妈都没告诉的事也会告诉我,有时候我比她自己都清楚她可能受过什么伤害。她没安全感,是因为她吃过太多亏,这些都要影响她一辈子。”


他一字一句里没有任何着重强调的地方,只平平淡淡地叙述,话语间却透着股不容置喙的味道,“所以你想清楚,你到底受不受得了,还有你能不能为了她去改变。要是你做不到,就走远点,偶尔来看看孩子,也够了。”


这个问题陶文卓想了整整一年。而直到此时此刻,哪怕是知道肖艺晞患上了解离性人格疾患,哪怕是知道治愈的可能性堪比癌症晚期,他也没有想过要改变他的决定。


“我知道。”所以陶文卓慢慢道,“我考虑得很清楚。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不用管。”


似乎并不惊讶于他的回答,电话另一头的肖铭随口应一声,便继续:“你也不要怪我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有晞晞这么一个妹妹,她脑子又太不好使,要是我都不护着她,哪还能指望别人护着她。”


仍是不吃他这一套,陶文卓皮笑肉不笑地翘了翘嘴角,“你也没有真正护好她。不然她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肖铭的笑声里便总算多了几分真情实意,“是,这点你倒是真没说错。”


两个大男人聊完了正事,自然就不再侃些别的,道了别挂断电话。


不过一个晚上就被他们兄妹两个陆续约谈,陶文卓脑袋里有太多事情需要理清,自然不可能有多少睡意。他没有急着去洗澡,只坐在床沿望着窗外,凝神思考。城市不灭的霓虹灯与黑夜的一角相融,更远的天际被映成绛紫色,在夜幕中晕开一层浑浊的光明。


他盯着那接近黑色的一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这么坐了多久。


直到门外的客厅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陶文卓才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他起身打开房门,借着屋里透出来的光,看见肖艺晞正背对着他在玄关换鞋。她一头长发没来得及梳理,就这么柔顺地披散在肩头,身上的睡衣也已经换下来,此刻是一身裙摆及膝的连衣裙,手里拿着钥匙和钱包,看样子是急着出门。


陶文卓禁不住皱了眉,走上前打开客厅的顶灯,“这么晚还要出去?”


被突然亮起来的灯吓了一跳,肖艺晞触电似的回过头来,看清他的脸后便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翕张了一下嘴唇:“阿卓?”


久违的称呼让陶文卓反射性地停下了迈向她的脚步。他停在原地,隔着几步远的距离看着她,半秒钟过后才略略眯起了眼。


而肖艺晞还处在惊讶的情绪中,见他半天没吭声,只得再主动开腔:“你怎么……在这里?”
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下,陶文卓不自觉僵硬起来的肩膀也已经放松。


他注视她的眼睛,稍稍蠕动双唇,声带振动,将心底那个呼之欲出的名字平缓而笃定地念了出来。


——“晞晞。”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